安文逸

【韩张】《曼特宁》(暂定名)


#韩张




早上购入的胶囊咖啡机下午便送到了,张新杰原想放在房内会方便些,却不想倒是招来了不少串门的,例如面前这位拿着杯子站在门口的韩文清。


“队长?”垂眸见人手上的陶瓷杯,心中倒是有些了然,侧身让出道路请他进门,“刚刚张佳乐前辈和林前辈来蹭咖啡,我还没来得及收拾,有些乱。”


“你刚……”韩文清也没想到此时居然会见到此番场景,不由得一愣神视线在张新杰身上停留片刻,又有些不自然的,瞟向微微敞开的浴室门,哼出句问话。


张新杰倒是没觉得什么不妥,撩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把从发梢滑落的水珠擦去,顺着韩文清的哼语说了下去,“刚洗完,队长喝什么?”抬起手背把碰歪的眼镜扶正,转口又道:“购入咖啡机时,送的几个胶囊被他们挑的差不多了,不过我留了几个曼特宁,想着你说不定会喜欢。”


不见韩文清回声,张新杰心中有些诧异回头看着对方,随着见他点头同意,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弧度。倾身从他手中接过陶瓷杯放到机器上,熟练在机器上按了几下,伴着醇香一杯咖啡便注入杯中。


张新杰举起杯子递给韩文清,自己则是挑了个同款的咖啡胶囊,给自己也泡上了一杯,端起瓷杯小口引啜,入口时那特有的草木芬芳让张新杰格外放松,那若同黑巧克力一般的苦涩留驻舌根,醇厚又不失温和的口感,抿尝后甚至能品出些许回甘。


韩文清此时就只觉得自己再也移不开视线,自从宋奇英被内部敲定继任大漠孤烟以后,自己已经是多久没见到,张新杰这幅闲散放松的样子了?不过看他这么享受的模样,这口中扩散的苦味竟也能品出些许其他说不清的滋味。


半眯着眼靠在桌旁,张新杰还沉浸在口舌间那缠绕在舌尖的苦涩和醇香带来的惊艳中,双手捧杯抵在唇边,任由那暖咖啡的热气模糊镜片,直到听见机器自动轻易完毕的提示音,才回过神,才想起放下杯子去收拾,只是一转头凤眸便和一双深沉如潭的黑眸撞了个正着。


也不知道韩文清看了多久,张新杰只觉得房间空气微凝,喉头有些发干,嘴巴开合了几次,话到舌尖打了个转却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一时忽觉耳根上有些发烫,轻咳一声垂下眼帘。


韩文清分明从那双清亮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紧张甚至还有些害羞?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韩文清摇了摇头把最后一种想法从脑中丢出:“我先回去了,你…早些休息。”离开房间的背影甚至有些仓皇而逃的感觉,韩文清甚至觉得,若是呆久了,这突然加速的心跳,总有一秒会把他折磨疯了。


直到房门韩文清带上,张新杰才收回目光,嗓子里像是被人揪住一般紧的难受,此时纵有有七窍玲珑之心,他也不想知道此中玄机。张新杰端起手边的杯子又浅啜一口,依然香醇的咖啡此时在口中却变了个味,苦涩的让人眉头紧锁。



只不过更为苦涩的,是心底那份不知为何升起的失落。



——————————————

耐下性子把昨天写的换成了第三人称视角,现在看倒也舒服不少。


之所以选择曼特宁,可能因为觉得这款咖啡更像是韩文清,阳刚、果断、坚韧不拔。

从百度百科上可以看到很多如此这般的形容,不过只有当真去喝上一杯才会明白,那份厚重的醇香之后,并不酸涩的柔和,和意料之外的回甘。

正如韩文清。


其实前面的开头和后续已经在脑海中慢慢成型,等我忙完这一阵再扩写…累的只有脑洞没有力气提笔落字。

评论(1)
热度(12)
©安文逸 | Powered by LOFTER

只萌角色,不论CP

死全职没出坑打算/呼啸军团各种拉风/杂食系基本上什么都吃/APH没毕业/基三华乾炮萝

微博:__Coral_海豹呀海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