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文逸

【张安】《分开旅行》第一章

【张安】《分开旅行》第一章


=======================================


       比利时作家居尔韦尔在他的小说《罗马时光》里写道:“在罗马,什么都得从远处看。”这大概是因为整个罗马城四处堆积的历史太重、太乱。或在道路的旁边,毫无遮掩地坦露着废墟遗迹,或如闹市的中央,突兀地矗立着残壁断垣。只有站在远处,最好是在夕阳西沉时,当薄暮的余晖笼罩全城时,那些古老的城墙、石柱、凯旋门,还有宫殿、教堂的圆顶或尖顶……统统蒙上一层温暖的橙红色,若隐若现,如梦如幻, 你才会真正感受到这座“永恒之城”的苍茫和淡然。

       背着行李包走在罗马的街头,安文逸看着街头走过的人群,或是行人或是游客,恍然觉得自己和他们有点格格不入的错觉,抬手扶了扶眼镜打开准备了很久的旅游手札开始考虑自己应该去哪里落脚。

       为什么决定来意大利旅游安文逸自己也说不清,或许可能和年幼的时候看的罗马假日有关吧,原本和张新杰约好来一场意大利深度游,他又因为临时有事而爽约,安文逸便一个人来到这个向往的地方。

       不得不说意大利是一个热情的国家,在询问了几个路人之后,安文逸很容易的就找到了位于特米尼火车站附近的Giglio Dell Opera Hotel Rome。

       走进房间,放下自己肩上略带沉重的行李,随手推开厚重的实木窗让午后的阳光撒进房间,解开腕上的手表向后拨了一小时,安文逸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刚下飞机的脑袋清醒一点,并告诉自己,这条路只有走过才算是完整。

 

       “安文逸……从现在开始,你只是一个徒步的旅行者……也不会有其他人来打搅。”

 

       用洗漱间的毛巾擦了把脸,安文逸决定乘着离开晚餐还有一段时间,去附近的玛西摩宫博物馆看看,安文逸或许属于一个行动派,当挂着单反相机背着朴素的挎包,站在奥古斯都皇帝的妻子利维亚之屋前,被内部的湿比划描绘出的大花园所震撼,他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或者说7欧元的套票是如此的物超所值。

       七月的太阳算不上毒辣,晒在身上有种暖洋洋的感觉,比起H市近期阴霾的天气,安文逸忽然觉得自己或许更喜欢罗马的阳光,或许每一个来罗马的游客几乎都会先去许愿池抛下一枚硬币,不过安文逸的形成倒是和普通人孑然不同。

       在询问了当地人后,他在拐角处找到了公交车站,看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色,安文逸突然想到了张新杰,举起手机在停车的间隙随意的按了两张,刚想发给那人时,广播里便响起了到站提示,安文逸急忙的把手机揣回口袋,提起东西下车。

       步行了约两分钟,他便看到此行的目的地,黄昏下的科斯美汀圣母教堂很美,明明是在一条不起眼的小路上,甚至低调的连公交车站牌都看不出它的痕迹,但里面却有名扬世界的“真理之口”。

       就算参观时间即将结束,依然有很多人旅客站在门口排队等着和‘真理之口’合影,站在众多的游客之后开始并不算蛮长的排队,间隙安文逸低头看着旅游指南上的简介,略显失落的神色从他脸上一闪而过,喃喃自语的念出自己已经很熟悉的句子“传说中,说谎的人若把手放入面具口中,将会受到吞噬么……”

       把手伸入‘真理之口’安文逸抬头看着雕刻着海神头像的圆盘 ,他笑着随口说道“张新杰,我不爱你。”那一刻他确定自己没有颤抖,内心在默默的祈祷着‘真理之口’会像传闻般吞噬了自己说过的谎言。

       安静的时间流逝了几秒,这对安文逸来说,或许比一生的等待还久,传说毕竟只是传说,吞噬并没有出现,他失望的垂下眼眸,郑重其事的把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缓缓说出口:“张新杰,我爱你。”

       从教堂里参观完走离开,安文逸坐在威尼斯广场边长椅上歇脚,脑海中依然回想着刚刚自己最后说出的话,他不知道如果张新杰来这个地方,会不会这么说这么做,抬手吻上手背,安文逸又喃喃的重复了一句“我爱你。”


=======================================


  TBC

评论(5)
热度(19)
©安文逸 | Powered by LOFTER

只萌角色,不论CP

死全职没出坑打算/呼啸军团各种拉风/杂食系基本上什么都吃/APH没毕业/基三华乾炮萝

微博:__Coral_海豹呀海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