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文逸

叫什么名字没想好 [2]

5月虽说还未完全进入盛夏,但是烈日的灼烧几乎让安文逸透不过气,就算是穿着包荣兴过大的衣服开着小电驴,那刚刚从中转站拿出的泰迪熊依然贴在他的背上,毛绒玩具的热度几乎在增加他的一天的工作量。

背上的热度让已经并不算娇生惯养的安文逸暗自叫苦,无奈收件人写着的是4点才有人收货,当他送完包子负责的那个小区所有快递倒时间也差不多,开着小电驴突突突往泰迪熊的收货人小区开去的安文逸心里终于有一种快要解脱的快感。

安文逸抱着那泰迪熊他仔细检查者上面的收件地址“弘信花园8号楼1001…唔?离开Q大海蛮近的,送完这个到可以直接从南门回去。”在脑内规划完路线图后他扶了扶眼镜在宽敞的麦岛路上加快油门,愣是把小电驴从20码飚到了30码。

终于把车子停到小区门口安文逸舒了口气也没顾及形象抬手用衣袖擦去顺着额角滑下的汗水,拿出手机拨通了收件人的电话。

 

张新杰总是把一切安排的有条不紊其中甚至包括收取快递的时间,只是今天的事情稍稍发生的有些让他意外,那完全要追溯到前几天他接手的那一份离婚诉讼的官司。

看似简单的家庭暴力引发的离婚诉讼已经快到了宣判期,男方居然直接找到了女方的暂住地入室行凶,正好被来女方暂住地进行例行询问的张新杰撞见,虽然男方已经被随后赶来的民警压至派出所,但是女方被殴打后惊魂未定的样子让张新杰没办法完全放下心。

介于被告方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张新杰决定还是陪同女方去医院进行一次验伤,从医院出来早就已经过了他预定的时间,抬手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张新杰不住的皱眉。

“张律师今天谢谢你…如果不是您及时赶到……”原告女士眼角微红垂着头抓经手中的包带,她完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对张新杰表达自己的感谢。

“发生这样的事我多少也有些责任,秦女士我送您去见朋友家吧。”张新杰看了眼手机确认自己没有收到任何未接来电时才安下心看向身边的女士,礼貌的给出建议。

秦女士看着面前自己辩护律师的一举一动,有些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张律师过会还有事吧,那个人也被关进去…”虽然张新杰是她的辩护律师,但是家丑被直接看到的状态让秦女士多少有些尴尬,她笑着摆了摆手“我自己可以打车过去,不碍事的。”

一闪而逝的尴尬气氛被张新杰很敏锐的捕捉到“那好吧,我给您打辆车。”没有强硬的要求,张新杰很巧妙的给了女士一个独处的时间。

把自己的委托人送上车,张新杰褪下眼镜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眉间稍稍想放松一下,手机就如同催命的响了起来,陌生的外地号码让张新杰有些纳闷,刚想接起电话就自动挂断了。

长久的拨号音让安文逸有些气馁,刚刚想要再刷个电话过去,对方那位张先生倒是又打来了一个电话,安文逸快速的接起就听见一个相对沉稳的男声透过话筒在耳边炸开“喂,你那位?”

安文逸虽说不是那种所谓的声控,但是电话那头的男声倒是真的让他愣了几秒,直到对方又问了一次他才缓过神来“喂!我在…那个是张先生么?我是XX的送货员,您有一份快递。”

“嗯,我现在在Q大医院,大概…5-10分钟到。”送那女士去的医院倒也巧在张新杰家附近,一边走到停车位一边估算着从拿出开往回家的时间。

“好的,那我在小区的门卫这里等。”挂完电话被太阳灼热折磨了一下午的安文逸开着小电驴停到了小区门口的树荫下,抱着折磨了他一天的泰迪熊等待那位张先生来提取快递。

其实说实在的安文逸觉得这可以抱满怀的熊这时候意外的有些舒服,下巴搁在熊脑袋上,享受偶尔的微风吹走身上的暑气,这时他满脑子思考的便是回寝室路线的同时脑袋里只剩下过会打算去附近的mini岛买根牛奶棒来啃的事了。

有人说人在放空思考时时间总是过去的格外快,张新杰把车停在路边下车环视了一圈,入目的便是一位长相清秀的青年抱着一个巨大泰迪熊的画面。

一般在张新杰看来男人和泰迪熊或多或少总有一些违和感,例如他总是不能想象自己和泰迪熊在一起的画面将会是什么样的风景,但是面前这个青年的隔着包装抱着大型玩具的画面他倒是真不讨厌。


————————————————————

前几天去霸图O玩耍,我在这个小区附近迷失了很久…那时候的我还太年轻,居然不知道自己就已经在青岛大学的附近…QwQ而且这个小区在青岛大学南大门…_(:з」∠让小安去青岛上学的我…嘛…就这样吧

空间看到的一个泰迪熊的梗就一直觉得很萌想要写下来…现在终于算是让新杰看到了小安…

两天的百日也算是写完了…umm好像百日张安到我就最后一天结束了?【《=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还日不日更…看我最近的写文状态吧~~~


小伙伴我们回聊wwww~

————————————————————

张安群,近战牧师关爱小分队:253185393

评论(4)
热度(26)
©安文逸 | Powered by LOFTER

只萌角色,不论CP

死全职没出坑打算/呼啸军团各种拉风/杂食系基本上什么都吃/APH没毕业/基三华乾炮萝

微博:__Coral_海豹呀海豹